冲突未解,巴勒斯坦政府缘何突然辞职?

分享到:

冲突未解,巴勒斯坦政府缘何突然辞职?

2024-02-29 06:47:5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冲突未解 巴勒斯坦政府缘何突然辞职?专家:受国内外压力所致,此番变革对新一轮巴以冲突影响有限

  在新一轮巴以冲突持续紧张之际,巴勒斯坦总理提交了辞呈。

  据新华社援引巴勒斯坦通讯社报道,2月26日,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接受总理阿什提耶提交的政府辞呈。阿巴斯要求阿什提耶政府继续履行职责直至新政府成立。

  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对记者表示,巴勒斯坦总理辞职,是国内外压力所致,这显示出虽然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做了一定的变革,但此番变革对新一轮巴以冲突的影响有限。若要实现巴以公正持久和平,还需落实“两国方案”的原则。

  “国内不满,国外施压”

  今年2月26日,阿什提耶及其领导的政府正式向阿巴斯递交辞呈。阿什提耶宣布辞职时表示,辞职原因与巴勒斯坦加沙地带、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局势有关。

  “作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总理,阿什提耶辞职确实是重大政治事件,但并不能被视为一场特别重大的政治动荡。”王晋解释说,在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政治框架中,主席是核心人物,总理的话语权相对较弱。正因如此,过去一些年里出现过巴勒斯坦总理轮换的事件,例如2019年巴勒斯坦前总理哈姆达拉及其领导的政府向阿巴斯递交了辞呈。

  据王晋观察,阿什提耶及其领导的政府辞职,是国内外压力所致。

  去年10月,哈马斯从加沙地带对以色列发动大规模袭击,以方对加沙地带展开空前规模的报复性军事打击,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自那以后,巴勒斯坦国内民众不满情绪增加,他们希望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能够采取更强硬措施向以色列施加压力。

  “但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边关系,尤其是双边实力对比来看,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实际上很难对以色列形成有效的压力,因此当前可能更多的是在外交多边层面,比如在联合国层面向以色列施压。”王晋表示,在此情形下,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需要有人承担责任,其总理由此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王晋表示,更换总理释放非常重要的信号:一方面显示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已经感受到了国内民众,尤其是约旦河西岸民众愈发强烈的不满,需要作出一定的反应;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希望能够回到加沙地带,并接管当地政治经济安全和社会事宜,并在巴勒斯坦各个派系关系当中占据更加主导的地位。

  美国等国家从外部施压是另一主要原因。据新华社报道,埃及、卡塔尔以及以色列的盟友美国正在为加沙地带新一轮人道主义停火斡旋。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曾提出,新一轮冲突一旦结束,加沙地带应与约旦河西岸地区统一,由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管辖。美方还向阿巴斯施压,要求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实行“改革”。

  “根据美国的设想,加沙地带未来新的政治体系不能由当前控制加沙地带的哈马斯继续主导,而是由新改组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重回加沙地带管理政治局势。”王晋说,在此背景下,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需做出一定的政治表态,即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总理辞职,并有可能选出一个更能够代表巴勒斯坦各派政治诉求的总理上台执政,为未来可能重新接管加沙地带政治安全局势做好准备。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纽约时报》报道称,阿什提耶及其领导的政府辞职,是否足以让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实现改组,又能否在未来说服以色列当局由改组后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接管加沙,这些目前都仍是未知数。至少目前以色列的态度是,拒绝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在战后返回加沙地带的前景,并驳回了在此建立巴勒斯坦国的想法。

  穆斯塔法被视为新总理热门人选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即外界理解的巴勒斯坦政府。据外交部网站介绍,1994年5月12日,根据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决议,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Palestine National Authority)成立,作为阶段性、过渡性的权力机构,阿拉法特当选为主席。2004年11月,阿拉法特病逝。阿巴斯接任巴解组织执委会主席,并于2005年1月当选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2008年11月当选巴勒斯坦国总统,任职至今。

  2013年1月,阿巴斯签署命令,将法规、公文、证件等使用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称谓统一改为“巴勒斯坦国”。但国际社会仍有沿用“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称谓的情况。

  资料显示,巴勒斯坦知名经济学家阿什提耶2019年出任巴勒斯坦总理,其领导的政府于当年4月宣誓就职。

  阿什提耶辞职后,谁将接任总理一职?现任巴勒斯坦投资基金主席穆罕默德·穆斯塔法获新政府总理提名的呼声最高。“穆斯塔法有两项重要的经历符合新一任总理的要求。”王晋说。

  2007年,尤其是2010年以来,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在考虑总理人选时的重要考虑之一是需要技术官僚,而不是具有强烈政治派系属性的官僚。王晋指出,穆斯塔法在经济事务方面拥有专业知识和丰富经验,其政治属性弱些,是相对合适的新总理人选。

  自2005年以来,穆斯塔法一直担任阿巴斯的经济顾问,被认为是阿巴斯核心圈子的成员。今年1月,穆斯塔法作为阿巴斯的代表,率领巴勒斯坦代表团出席达沃斯经济论坛。穆斯塔法还是巴勒斯坦投资基金主席、世界银行前经济学家。此外,他曾在2014年巴以冲突后主导加沙的重建工作。

  与此同时,穆斯塔法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系。早期,穆斯塔法曾担任世界银行经济学家,同美国的金融界等有过接触。“从这方面看,穆斯塔法能够成为下一任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比较合适的总理人选。”王晋说。

  然而,分析人士预测,新一任总理人选可能需要几周时间才能宣布。

  据巴勒斯坦通讯社26日报道,阿巴斯要求阿什提耶政府继续履行职责直至新政府成立。政治分析机构“地平线政治研究与媒体外联中心”主任易卜拉欣·达尔尔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阿巴斯让阿什提耶暂时留任总理,实际上是在“争取时间”。

  达尔尔沙指出,这一做法使得阿巴斯向外国传达出已经开始改革的信号,而在实际操作中则推迟任何实质性变化,给自己更多时间来说服国内盟友和国外资助者认同穆斯塔法的优点。

  巴政府改革无法真正解决问题

  “从当前看,尽管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做了一定的变革,但若要完全回到2007年之前的政治局势恐怕很难。”王晋说,“哈马斯在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的影响力仍然非常大,想要完全通过这种政治手段来压制民众之间的观念,尤其是极大打击哈马斯乃至完全清除哈马斯的政治军事网络,恐怕不太现实。”

  公开资料显示,由法塔赫(巴勒斯坦主要政治派别)主导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一度控制加沙地带。直到2007年,法塔赫与哈马斯爆发冲突,哈马斯夺取加沙地带控制权,法塔赫实际控制约旦河西岸地区,巴勒斯坦陷入分裂。在埃及斡旋下,哈马斯和法塔赫2017年达成和解协议,同意由双方组建的和解政府在加沙地带全面履职。然而,由于分歧依然存在,协议没有得到切实落实,分裂局面迄今没有结束。

  在外界看来,在巴勒斯坦内部达成共识的基础之上,才能展望落实巴以“两国方案”的前景。

  据央视新闻报道,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此前表示,莫斯科期待在可预见的未来举行巴勒斯坦各派会谈,以求解决巴内部分歧。哈马斯政治局成员穆罕默德·纳扎尔于2月26日表示,由于没有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就此轮巴以冲突结束后的计划进行正式沟通,因此将在莫斯科与法塔赫和其他巴勒斯坦派别进行正式会晤。

  当地时间2月27日,俄罗斯总统中东和非洲国家事务特别代表、外交部副部长博格丹诺夫表示,将于莫斯科举行的巴勒斯坦各派别会谈筹备工作已接近尾声,巴各派别均同意派员参会。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中东和北非项目高级政策研究员休·洛瓦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巴勒斯坦各派别之间的分歧包括如何推进和平进程、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如何重回加沙等。

  “新一轮巴以冲突之后,任何让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重返加沙并将哈马斯政治整合到约旦河西岸的方案,都必须建立在哈马斯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达成某种形式谅解的基础之上。”洛瓦特说。

  王晋指出,“在未来,若要真正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尤其是通过一切政治安排为巴以之间带来和平,还是要扎扎实实地回到‘两国方案’的原则之下,通过谈判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巴以之间面临的所有难题,进而助力巴以之间公正持久的和平早日到来。”

  新京报记者 朱月红 刘婧瑜 【编辑:卞立群】

【编辑:葛成】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举报邮箱:jubao@chinanews.com.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